江陰新聞網logo
搜索
聯系QQ:1260995099  投稿郵箱:NRRG001@163.com  
現在的位置: 首頁 > 美食 > 正文
江陰新聞網廣告

楊禮學:35年,讓沸騰的火鍋更美好


發布時間:2019-05-29    來 源:網絡整理   記者:江陰深秋 移動版

前言:在過去的35年里,楊禮學這位始終不太接受外界采訪的企業家發跡并根植于行業,把火鍋圈里的朋友們都交了個遍,直至做到了大家都樂于在他前多駐留一點時間,與他分享工作和生活的林林總總。他的同行或后輩們被稱作“老板或某某總”。不同于那些層出不窮的同行和后輩,他和火鍋圈子的關系一直都很美妙;入行不久,他就成了眾多行業大咖的座上賓,而這一切,僅僅是因為他獨樹一幟的人格魅力。盡管他企業的產品一樣在行業中占據主導地位,但他的合作對象和行業的朋友們都會明顯地察覺出“楊大哥的真心會比其他人離你更近。”

“麻煩等一下,請問我們能改到二樓會議室再進行嗎?”采訪正式開始前,楊禮學先生突然在他的辦公椅上舉起了手,“我想給到你們一個最好的狀態,會議室更適合談事情。”他又笑著作補充。

稍事調整后,這個一直笑容滿面、舉止得體的男人才坐下來,又慣性用力地挺了挺腰板,侃侃而談。

“不知道我今天準備得充不充分,如果有不充分的地方,接下來我們不是還可以再打電話的嘛?”他不緊不慢地問道。語落瞬間,我抬頭剛好對上他招牌式的笑臉,目光誠懇而真摯,透著些許歉意。“當然。沒問題!”我快速做出了回應。

這是我第四次見到他,這個在火鍋圈聲名赫赫、口碑極佳的企業家,掌握極高的行業人脈和相關資源,江湖傳說“有事就找楊大哥,靠譜!”,絕不僅僅只是一個段子。他擁有過目不忘的本事,第二次相見時,他便能將我和其他人進行相當熟稔的互識介紹,避免了許多不必要的尷尬。僅此一點,每每回憶,總會驚嘆不已。

當時光往事被一層層抖落,他和他的企業故事清晰地呈現在我們面前時,我們才又一次讀懂一個既淺顯又深刻的道理:成功從來沒有運氣和偶然。

森態往事

楊禮學祖籍成都金堂,他的火鍋牛油創業故事也開篇于這座“西南第一城”,他的“森態牛油”,正是四川火鍋的黃金車輪轟隆前行時壓出的一道轍印。

1984年,21歲的楊禮學為了替哥哥所在的批發部賣掉兩車皮海帶,幾赴批發市場,又一路向干雜店、調料品店、菜市場攤位、專項賣點等進軍……賣到最后,兩車皮海帶全賣光了,他自己對做生意的興趣卻冒了出來。

辭掉了工作,用賣海帶賺來的錢買了一副籮筐和一些調味品,他開始給成都最早的第一家火鍋店——“朱魏火鍋”配送椒、花椒等香料及調味品,這一送,就是好多年。

10多歲就出來闖蕩江湖的經歷,催發了楊禮學的高敏市場洞察力,又讓他更習慣多維探知事情的本質。綜合分析當時成都的食品及餐飲行業相關信息后,楊禮學判斷,成都火鍋市場蘊含著巨大的商機——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初期開始,改革開放的春風席卷中華大地,火鍋逐漸從重慶傳入成都市場,催生了一批最早的火鍋企業,朱魏火鍋、德城火鍋、子火鍋、皇城老媽等火鍋企業各占山頭領風騷,但火鍋企業的后臺供應商,尤其是調料品供應商服務體系卻并不健全,商品不夠齊全無法實現一站式采購、非大客戶不愿意上門送貨、不愿意將貨品以質優等級進行區分以便客戶對合理價值產生認知。

同時,楊禮學發現,這一行商販的進階門檻也阻礙了大多數競爭者,“賣調料和干雜的入行門檻很低,幾乎沒有什么要求,但你進來了,要想在這一行做出口碑有發展,那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無論任何市場,即使是在科技不發達的年代,信息幾乎都是共通的,你給一家店合作送調料和干雜,有一點點不好的事情,那成都整個火鍋店的老板就全都知道了,你就不要想再有接下來的好店合作的事情了。那么你說從入行到實現進階,這個門檻得有多高?”

火鍋市場這片廣袤的藍海,正浩瀚磅礴地展露在誤入的探險者眼前。

1985年初,楊禮學在火車北站荷花池批發市場租了一個小攤位,“楊記干雜店”實體+配送的日常零售和夜間配送經營模式更好地拉開了帷幕,楊禮學的配送工具也從肩挑籮筐、“永久牌”自行車進級到了人力三輪車送貨。

那時,三輪車在白天是不允許送貨進城的,于是,楊禮學和所有合作的火鍋店約定:在晚上營業結束后送貨。每天的凌晨1:00至5:00,便是楊禮學向各家火鍋店挨個兒送貨的時間。馬不停蹄,汗流浹背,但從不遲一分鐘,永遠只會早到等候,成了他的常態。“那段時間我聽到最多的,是人們的鼾聲和雞叫聲。還是很有意思,因為雞一叫,我就知道,快要送得差不多了。”

1988年,成都的火鍋店已經冒出了上百余家,人們的就餐方式也因此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走,下班切吃火鍋!”成為了當時最時尚的聚會號召令。楊學禮的客戶名單里已經赫然上榜了后時成都的金牌老字號火鍋企業——皇城老媽。其后的30多年,皇城老媽成為了楊禮學合作時間最長的客戶,而“森態”后來的起源,也正是因為皇城老媽創始人廖華英女士的一句話:“楊娃兒,你送來的調料我觀察了,一直都很好!那次我喊你送140斤花椒給我,你娃兒在40多度的高溫下篩了6遍扛上了三樓,花了大幾個小時,一句怨言也沒有,還笑一笑地說‘都整好了婆婆,你看看要得不?’我就知道,你吃得,又認真有良心,所以我信任你,以后你就幫我連牛油一起配送了吧!”

2000年,楊禮學開始了更全方位的一站式采購配送,連牛油一并配送給一直合作的火鍋店,這一微小的調整受到了合作伙伴的肯定和贊揚,因為“楊胖娃兒的貨”這個名號,就是品質無聲的保證。而此時的楊禮學已經儼然晉升成為一個名副其實的小老板,開起了車送貨,他還執著于給他手上的貨品分等級,堅持一遍又一遍地進行人工挑選,將最優質的產品優先配送給合作的火鍋店。

2000年后,成都的火鍋企業已經開始逐漸進入品牌化、形象化運營的時代,一撥又一撥的火鍋店消失了,一撥又一撥的火鍋店又新開張了,而真正屹立山頭不倒的,始終是那幾個普羅大眾無需思考便能脫口叫出名字的幾家。而此時,楊禮學手中已經握有不菲的資產,他初步估算,自己這些年的賬面資產回報已經達到幾百萬……

如若順利,故事按照這樣一個單一軸線的發展,十余年后,楊禮學最多只能是一個拿著人民幣炸金花的四川土豪,真正推動他去創辦火鍋牛油生產企業并在圈子里縱橫馳騁的,是另一條并行軸線上延伸的劇情——一個個體小老板的勵志成長故事。

既然做了這件事,

就一定要做好

2002年,一直合作順暢的牛油供應商遲遲沒有按期發貨,眼看庫存吃緊,楊禮學有點坐不住了。他匆匆趕往牛油廠商去催貨,卻意外地發現了震碎他“三觀”的另一幕:幾口大鍋支在簡陋的雨蓬底下正在煉油,不遠處牛油原脂隨意地攤在露天的院子里,蒼蠅漫天飛舞,蟑螂蚊蟲四處竄跳,高溫煉好的牛油稍微沉淀一下,再用漏勺把表面的漂浮物撈一撈,就裝進盆里等待冷卻,之后再刮一刮上面和下面的臟東西,就裝袋進行售賣了。

震驚之余,楊禮學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靜:從做生意開始,我賣東西的最低標準就是首先能過得了我自己良心這一關。從前買成品,不知道牛油竟然是在這樣的環境中生產出來的,那現在我知道了,接下來應該怎么辦?

思考了一夜,楊禮學艱難地做出了一個痛苦的決定:賠付高額違約金,挨家挨戶給客戶致歉,從此不再進行牛油配送。合作多年的老客戶表示很費解:“老楊你為啥子突然就不送牛油了呢?這樣我們還要單獨去采購牛油,好麻煩哦!是不是供應商出了啥子問題嘛?我們再給你介紹別的供應商去拿貨嘛!”他搖搖頭,蹦出一句話:“不是哦,是我自己想搞一個牛油廠!”所有人都被他嚇了一跳:“這個不好搞哦!投入大,機器基本都是定制的。你懂不懂哦?”“我不懂,但是我可以學!就像當初做調料的時候我也不懂,但我曉得,我要把最好的東西選出來拿給你們!所以我全國各地跑遍了去拿最好的貨,現在不是也懂很多名堂了嘛!”楊禮學的回答略顯倔強卻又堅定。

“那你努力加油,廠子辦起來了我們還和你合作!我們大家都信你老楊!你有什么困難和需要幫助支持的地方就及時講咯!”迎著眾人殷殷期盼的目光,他又更加堅定地點了點頭。

這一年,早已從“楊胖娃兒”變成“老楊”的楊禮學已經39歲,在這樣一個年紀去創一個完全門外漢的業,他的決定首先遭到了來自親友的反對:“你都多大年紀了,咋想的呢?好不容易賺了點錢,安安分分過點小日子不好嗎?非要把這些年賺來的錢都拿去打水漂嗎?”

“我賣東西首先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不然不是豁(騙)人嗎?”

“那你賣你的東西,不賣牛油不就好了嗎?為什么一定非要鉆這個牛角尖?”

“不行!做人要講義氣,我在這個行業做了十幾年,有感情了!他們(合作伙伴)都認可我,我今天發現牛油不行不賣了,明天要是發現豆瓣兒不行也不賣了,那以后我要怎么和他們交待?”

“哪個需要你的交待?你賣你能賣能賺錢的東西就行了!我們不反對你講良心!”

“我一定要辦廠,我以后要專做牛油,我一定要做一款干凈、安全、健康的牛油出來,改變火鍋行業的現狀!”

一腔孤勇的老楊從此泡在了研究牛油生產的世界里,到處找書查文獻,找同行交流、實地參觀,同時到處看地看機器……

2003年12月,經歷了多番波折之后,老楊在成都市金牛區鳳凰山租下了3畝地,他的建廠之路正式拉開了帷幕。

2004年10月,楊禮學的“森態牛油”正式建成投產,成為了當時火鍋牛油供應商中唯一一家率先使用過濾機的企業。而在相同時間段內,其它的同類型生產企業還在使用盆子進行簡單原始的沉淀就裝袋了事。

這還不算完,他還放了個大招:經歷重重困難,辦理了《QS食品質量安全生產許可證》。這在當時的整個牛油生產行業,可謂石破天驚。一家不知名的小工廠,竟然在成立的時候就想著要辦QS,許多大型企業都是發展到一定階段才開始真正著手這一步。

2005年,楊禮學覺得,鳳凰山的工廠規模和地理位置已經離自己想要達到的標準相差甚遠,他又在新都龍橋鎮買了8畝地建新廠,2007年初,新廠正式投產。

2009年,當工廠的生產規模、環境和生產量再度感覺受限,不足以把品質做得更好的時候,楊禮學又斥資在廣漢市南興鎮買了幾十畝地,再次建設規模更大、設備和工藝更好更先進的生產工廠。2012年,更加現代化、高科技的“森態牛油”工廠拔地而起,成為了火鍋牛油生產企業中冉冉升起的一輪新月。

通過時間軸的沿線,老楊的“森態牛油”誕生和發展,似乎異常順暢,順暢到讓人以為,他以將近40歲的高齡去創業,竟然這般順風順水,就過渡到了一個僅2018年就創造了年產牛油6萬噸的領先企業。然而,打開整幅時光的畫卷,我們會發現:所有看似歲月靜好的背后,都有著不為人知的艱辛和痛苦。

剛剛起步時,因為不懂行,沒有固定的供貨渠道,購買原材料(油脂)時受過騙,辛辛苦苦買回去幾十萬的貨全是假油脂,根本不能用,只好全部低價處理給化工廠。

剛做牛油時缺乏經驗,無法區分哪里買來的牛油質量好,哪些質量不好,做出來不起泡不渾。也曾發生過翻鍋現象,供給玉林串串的牛油就曾因為翻鍋起泡,油沫飛濺引燃了桌面,嚇壞了顧客,不僅損失了全部貨款,還賠付了很大一筆錢。

注冊商標時,心心念念的品牌“生態”卻被告知無法注冊,只能改為注冊了“森態”。

篩選確定供貨來源時,派出去的采購人員在少數民族地區被強買強賣,還挨了頓打。

原來僅靠買貨賣貨就能買純賺一倍的利潤,辦了工廠之后第一年,看起來是賣了500萬元,但算一下一年到頭的各項開支,幾乎入不敷出。

哥哥從一開始就不太支持他創業,但依然被他打動投資了“森態牛油”。到了2009年,他在廣漢買地時,哥哥提出要撤資退出,他攔住哥哥良久勸說:“現在你退出了分一千萬都覺得很多,但十年后你分幾個億都很少。你退出了,把錢拿走了,那我這個事情可能做得好,也有可能做不好。我們把錢合攏在一起,做一件有意義的事情,將來這個行業的改變也有你的一份功勞啊!”

剛創業時,市面上牛油產品的價普遍超標,甚至遠超國家安全生產標準,但牛油在當時屬于小品類,很多地方和企業都沒有成熟的生產設備和專業的技術研發人員。楊禮學就買了一大堆專業書籍和文獻回來學習研究,研究來研究去,非科班出身的他沒在書中弄明白技術的奧妙,但卻在過程中悟出了一個簡單的道理:沒有技術相對成熟的機器和設備,是很難做出一款真正安全健康的好牛油的。他還在書里記住了一個能研發牛油生產設備的地方:鄭州市糧油學院。

顛了幾十個小時的火車到了人生地不熟的鄭州,又費了好大力氣終于找到了書上的鄭州市糧油學院,卻不知道要去找誰。這可怎么辦?楊禮學望了望學院里進進出出的人們,拎著箱子轉身就住進了學院旁邊的招待所。一連好幾天,他逮著就交流打聽學院里的能人異士,終于打聽出來,學院里有一位姓蘇的教授,能夠研發出他想要的設備,但從不對外合作做研發。

待真正見到了蘇教授并表明來意之后,絲毫不意外地,蘇教授當場拒絕了他。他不死心,依然執著地制造與蘇教授的邂逅,并數次真切地告訴他,目前火鍋牛油行業的現狀、自己想做這個企業的初衷,和一直以來由于設備及技術欠缺所未能實現做出一款好產品的種種遺憾……

蘇教授最終問了一句話:“這個設備如果做出來,會不會改寫火鍋產業鏈的歷史?”楊禮學略一思考,實在地回答:“我不能信誓旦旦地說我一定能改變一個行業。但我的初心就是想做一款真正安全健康的好產品,來推動整個行業去實現規范化生產,同時也是為消費者做一件有意義的事。當我自己和家人的身份是消費者的時候,不會因為心里對火鍋里的牛油沒信心,而從此對火鍋敬而遠之。那同樣,其他的消費者可能肉眼不能區分牛油的好壞,但作為生產商,我是知道的。我以前做生意都是盡量將最好的產品給我的客戶,所以我也沒有辦法接受我的企業一直只能生產一塊我自己都覺得并不完美的牛油。”

“研發一套設備可是要耗時很長的,金錢和精力就更不必說了,一旦最終設備研發出來進行投放生產的效果達不到預期,你的整個家庭乃至家族及企業都將暴露在風險敞口之下!”

“教授,我今年40多歲了。在我們四川,像我這個年紀,就應該本本份份再上幾年班,然后退休回家喝打麻將。可我為什么不做以前的生意了呢?就是因為我覺得啊,光自己有錢不算什么,因為誰都說不好能不能一輩子有錢。在這個行業里,有一幫一直信任我支持我的朋友,就連我建廠缺資金的時候,他們都愿意無條件地幫助我,說相信我能做出好產品來。我創業當初就和他們說,我一定會努力做出好產品,和他們進行更好合作的!既然做了這件事,那就一定要做好!

出品嚴苛

我每天都在堅持

蘇教授最終親自來到了森態,更加近距離和直觀地了解森態的生產現狀后,和楊禮學一輪輪討論技術、工藝并最終確定了一條生產線。后又相互輾轉、修訂、討論、研發、安裝,花了將近一年的時間,共同研制了西南地區第一套牛油精煉工藝設備,并建成了一條令森態未來發展產生重大轉折的物理精煉系統生產線。這一年,是2007年。

生產線正式運作之后,產品的品質和穩定性不僅有了飛躍般的提升,更令楊禮學沒有想到的是,一些頗具盛名的大品牌火鍋企業和底料生產商客戶的開發,也出現了炸性增長。德莊、老碼頭、大紅袍、金宮、白家等知名企業紛至沓來,廣大圈內朋友和同行突然發現,這個曾經籍籍無名的小企業,竟然已經成為引領行業發展的標桿力量。

楊禮學并沒有躺在云端之上俯瞰蕓蕓眾生,他忙著和同行交流,和技術專業領域的相關專家或是和行業管理者們交流,和火鍋圈子里的企業家和老板們交流,和火鍋店的料師傅們交流,和自己的員工交流……

“我喜歡交流,不是因為我做得好或不好,而是在交流的過程中,那些做得好的企業和同行讓我明白,我曾經只是想做一塊好的牛油,所以在生產、研發上下了很多功夫,當然,一個好產品是一個企業發展的重要元素,但卻不是賴以生存的全部原因。我要承認,我從前根本沒意識到,真正想要做好一個企業,經營好一家火鍋牛油企業,還有很多事情要做。也是從他們身上,我才逐步意識到、也逐步去學習,應該如何把產品越做越好,如何更加規范地去經營一個企業。關于產品和企業的每一點提升和改變,每一天,我都在堅持。”

未來可期

讓沸騰的火鍋更美好

從2004年到2018年,森態牛油的年產值增長了100倍,截止目前,遍布全國的知名品牌合作企業已經達到了近百家。與此同時,在實現了高速增長之后,我們驚喜地發現,火鍋行業及牛油生產行業的標準化生產與規范化管理正在逐漸步入更加良性的時代。

森態與北京工商大學食品學院、四川大學農產品研究院、江南大學共同構建了技術中心味控創新中心、成立森態火鍋牛油研究院和味控創新平臺。與國內最優秀的大型屠宰企業合作,比如大莊園、伊賽、億利源、科爾沁、新疆華凌、山東華能、二商、皓月等合作。同時,還在東北、新疆和內蒙地區構建3大生產基地,輻射五大牧區,與本地屠宰企業達成共識,幫助他們逐漸規范、建立標準,實現有效管控,為客戶實現穩定、安全、可持續的供應。為了更好地滿足火鍋企業和底料廠差異化的需求,給消費者更好的體驗,森態還構建了四分一配的味控生產體系;實現了分類收集、分類熔煉、分段萃取和分味儲存,最終通過風味復配實現定制化的生產。

今年8月份,當前火鍋牛油行業安全標準與自動化程度最高的生產線也即將在森態牛油投產,從投料到成品的包裝入庫,全程實現數據化、自動化、可視化、可追溯。

面對中國當下的食品安全大環境,楊禮學也意識到,僅憑一己之力,永遠難成氣候,但如果能和更多的同行們一起,去帶來一個行業的一些改變,,那才是真正快意恩仇的事情。當然,對于更多的牛油生產同行甚至未來的新興創業者來說,真正的黃金時代也許從未來臨,也無談離去,在未來,還將有更多的機遇和可能。

電影《斯隆女士》里面,主角斯隆女士說:“我認為我要做我覺得對的事情。我覺得這是極大的信念感。很多人知道這是對的事情,可是不會去做,因為要付出的代價實在太大了。”

整個訪談過程中,與牛油和火鍋本身相關的問題,才能真正地打開楊禮學的話匣。一個只要談論到行業,眼睛里始終有閃閃光芒的“楊大哥”。

“我經過太多的苦了,但也受過很多人的幫助,所以我想要保護好身邊的人。如果是我出手就能解決的事情,我一定不會猶豫遲疑。而到了今天,在我心中,森態的角色也變得越來越清晰,就是要做一家高端火鍋牛油供應商,為品牌火鍋企業、底料生產企業提供高品質的火鍋牛油和應用服務,滿足大家對安全、穩定的牛油供應和產品創新的需求。和我的合作伙伴一起,為消費者創造更多美好體驗,讓沸騰的火鍋更美好。”


轉載請注明出處: http://www.shipinpeiliao.com/view-12962-1.html

上一篇:春雨慶開耕,金田福臨門

下一篇:瑞吉酒店及度假村推出TWG TEA專屬定制瑞吉調配茶 為賓客打造優雅下午茶體驗

江陰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江陰日報”、“江陰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內容,版權均屬江陰日報社所有,其他媒體未經江陰日報社許可不得轉載。已經許可轉載的,必須注明稿件來源“江陰新聞網”,違者江陰日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新華社”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本網已獲授權使用,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本網轉載、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違者江陰日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③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江陰新聞網)”的內容,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
④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請在30日內進行。QQ:1260995099

相關鏈接
江陰新聞網廣告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廣告服務 | 網站聲明 | 網站地圖 | 移動版
Copyright 2018-2019 www.shipinpeil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江陰新聞網版權所有 
江陰新聞網 備案號:ICP備1020331717-2
江陰新聞網
彩票赢家 怀远县 | 丰都县 | 元朗区 | 宣化县 | 神农架林区 | 宣化县 | 新闻 | 蒲城县 | 中江县 | 独山县 | 吉安市 | 禄劝 | 宁海县 | 无极县 | 湘乡市 | 华阴市 | 苏尼特左旗 | 江阴市 | 漳浦县 | 大冶市 | 梨树县 | 凤翔县 | 阿勒泰市 | 监利县 | 建阳市 | 江阴市 | 阿拉善盟 | 丰镇市 | 江孜县 | 南昌县 | 曲靖市 | 达拉特旗 | 红桥区 | 泸定县 | 泾源县 | 潞城市 | 临清市 | 延川县 | 湘潭市 | 古丈县 | 喀什市 | 麻江县 | 汤阴县 | 烟台市 | 涞源县 | 鄢陵县 | 岑巩县 | 阜城县 | 永州市 | 长阳 | 萨迦县 | 临汾市 | 蒲江县 | 怀集县 | 当雄县 | 丹寨县 | 民勤县 | 绥化市 | 马山县 | 嵊泗县 | 土默特左旗 | 梅河口市 | 临湘市 | 大连市 | 汶川县 | 平遥县 | 中牟县 | 青海省 | 东丰县 | 木兰县 | 阿拉善左旗 | 昌乐县 | 阜宁县 | 济宁市 | 通许县 | 抚松县 | 双江 | 涿鹿县 | 桂阳县 | 包头市 | 陵水 | 宽甸 | 平武县 | 麻阳 | 临沧市 | 东城区 | 女性 | 柞水县 | 南陵县 | 柳江县 | 高州市 | 平武县 | 临泽县 | 曲靖市 | 新巴尔虎左旗 | 奈曼旗 | 绥滨县 | 鹿泉市 | 合山市 | 山阴县 | 秦皇岛市 | 樟树市 | 长白 | 双流县 | 凌海市 | 新闻 | 宁强县 | 沙田区 | 宿松县 | 临沂市 | 同江市 | 大同县 | 福海县 | 类乌齐县 | 和林格尔县 | 昌乐县 | 沁阳市 | 察哈 | 亚东县 | 哈尔滨市 | 邵阳市 | 江口县 | 岐山县 | 子洲县 | 松桃 | 璧山县 | 慈利县 | 衢州市 | 常山县 | 修水县 | 封开县 | 九台市 | 双鸭山市 | 靖西县 | 双辽市 | 吉木萨尔县 | 郴州市 | 盐源县 | 金塔县 | 辽阳县 | 宁德市 | 浦城县 | 福鼎市 | 抚顺县 | 通州区 | 昭苏县 | 资阳市 | 扬州市 | 嘉义市 | 广元市 | 梅河口市 | 恩平市 | 浑源县 | 娄烦县 | 泗水县 | 临清市 | 大竹县 | 青铜峡市 | 巴楚县 | 江孜县 | 西充县 | 汶川县 | 海阳市 | 容城县 | 定结县 | 改则县 | 南安市 | 乌鲁木齐县 | 西昌市 | 呼和浩特市 | 高尔夫 | 浦北县 | 略阳县 | 运城市 | 莲花县 | 中牟县 | 孟津县 | 乐平市 | 利辛县 | 通州市 | 高台县 | 乐山市 | 邵阳县 | 通州市 | 云安县 | 嘉定区 | 榕江县 | 万荣县 | 汝阳县 | 洛扎县 | 棋牌 | 彩票 | 安塞县 | 特克斯县 | 五家渠市 | 乐都县 | 江口县 | 新兴县 | 长岛县 | 太谷县 | 永胜县 | 和平县 | 梁山县 | 翁牛特旗 | 江陵县 | 中超 | 杨浦区 | 贺州市 | 八宿县 | 岫岩 | 策勒县 | 车险 | 石屏县 | 皋兰县 | 宜兰县 | 宜川县 | 东兰县 | 临清市 | 巴彦淖尔市 | 西乌珠穆沁旗 | 吴桥县 | 木里 | 霍山县 | 麦盖提县 | 上饶市 | 府谷县 | 嫩江县 | 沙洋县 | 新邵县 | 恩平市 | 巫溪县 | 马龙县 | 遵义市 | 达州市 | 合川市 | 新蔡县 | 河间市 | 田林县 | 卢湾区 | 丰宁 | 祁门县 | 通州区 | 桑植县 | 贺兰县 | 页游 | 航空 | 盘锦市 | 临沭县 | 沂水县 | 天长市 | 商都县 |